快捷搜索:

朱民将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CEO 增中夏族民共和

图片 1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早些时候宣布,来自中国的前央行副行长朱民于7月26日正式出任该组织副总裁。他是进入该组织最高管理层的第一位中国人;同时,基金组织也首次打破了自1945年成立以来管理层“一正三副”的模式,增设了第四个副总裁的职位。

2014夏季达沃斯论坛于9月10日—12日在天津举办,本次年会主题为“推动创新创造价值”。搜狐财经全程报道。在论坛上,搜狐财经专访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

资料图片:朱民

于今年7月6日刚刚走马上任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新总裁、前法国经济、财政与工业部部长拉加德在7月12日宣布,提名任命朱民出任该组织副总裁。这一提名随后得到基金组织执行董事会的批准。朱民从7月26日开始履新,任期五年,成为基金组织历史上首位担任副总裁职务的中国人。

在朱民看来,欧洲、日本经济在下滑,中国、美国的经济在增长,特别是中国经济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达到了30%左右。同时,他认为,全球的经济波动是周期现象,各国对经济进行了宏观调整、结构改革,经济开始企稳。

  26日,中国央行前副行长朱民正式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职位,他成为史上首位进入该组织高级管理层的中国人。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在接受专访时表示,朱民的上任增加了新兴经济体在国际金融领域的话语权,增加了中国在国际金融领域的话语权。但是这仅仅是起步,将来的要走的路还很长。

1952年出生的朱民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经济系,后获得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90年至1996年,朱民曾任世界银行经济学家;此后,他回国到中国银行任职,曾先后担任行长助理及副行长;2009年10月,朱民调任中国央行副行长。2010年2月,他被任命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特别顾问。

朱民认为,过去的这六个月里,特别是第二季度,从全球来看,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增长是上升的,欧洲区和日本经济是下滑的,中国是稳住了,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中国继续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达到了30%左右,这个还是很重要。但是从整体来说,这是周期性现象,因为在危机时期,整个经济非常强烈,所以经过了一个强烈的上升,现在处于一个下滑的阶段,只是一个周期现象而已。我们也看到,因为各个国家都开始进行宏观调整,进行结构改革,经济逐渐开始企稳,这还是好的现象。

  IMF首位中国面孔的中国人

拉加德表示,“朱民拥有政府、国际政策制定和金融市场的丰富经验,高超的管理和沟通技能以及对基金组织的深刻理解。作为副主席,朱民将在与基金组织管理层的其他人士共同应对全球成员未来面临的挑战、加强该组织对亚洲和新兴市场更广泛的了解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朱民认为中国经济处于稳定状态,外界担忧中国房地产业的风险问题,但朱民分析,“房地产业在中国经济现阶段调整是必然的,问题在于有没有什么新行业和产业替代房地产业,成为未来的领头行业。”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2日宣布, IMF女总裁拉加德提议朱民“从2011年7月26日起担任新设的副总裁一职,与其他三位副总裁一道为总裁提供支持”。这是自194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立以来,首次打破管理层“一正三副”的模式,为朱民增设第四个副总裁职位。

基金组织同时宣布,任命美国总统特别助理、美国国家经济顾问委员会和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国际经济事务的高级官员戴维•利普顿接替将于今年8月31日届满卸任的约翰•利普斯基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该组织另外两名副总裁分别是2010年3月上任的日本人筱原尚之(Naoyuki Shinohara)和今年4月上任的具有埃及、美国和英国三重国籍的沙菲克女士(Nemat Shafik)。

他指出,房地产投资占中国经济的投资比重高达20%,关联了160个行业,是钢铁、铝、电气等等行业的需求大户,房地产业的波动将直接影响诸多行业和投资。中国急需的是改变拉动经济增长的行业,发展服务业、新能源、环保等产业,减少对房地产行业的依赖。

  或许,林毅夫更多地代表着“中国的民间”,那么,曾担任居中行副行长的朱民可视为“中国的官方”。1952年出生的朱民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微博)经济系,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经济学博士。1990年至1996年,朱民曾任世界银行经济学家,此后回国发展,转到中国银行任职,先后担任中国银行行长助理及副行长;2009年10月,朱民调任中国央行副行长,2010年2月,他被IMF前总裁卡恩任命为总裁特别顾问,开始在IMF就职。

朱民认为中国经济的增长会保持稳健,因为“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的很平衡的政策。”

  法国财长拉加德正式任职IMF总裁的第二天,她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全球经济已经从2007年至2009年的金融危机中反弹,但是这种反弹并不平衡,如中国和印度等老工业国家已经成长成为关键的新兴市场。她表示,对IMF等国际机构应该更好地反映全球经济权利平衡的转移的要求,以及在IMF设立高层职位给新兴市场国家更多的发言权的设想并不是一个坏主意,“世界局势持续在改变,世界格局的改变也应该在IM F的管理层构成和雇员结构中反映出来。”

以下是采访实录:

  此次提议朱民出任IMF副总裁,符合了拉加德此前承诺的增加新兴市场国家在IMF决策层的权重。

搜狐财经:您中国经济增长有什么风险因素最值得关注?

  新兴国家比以往更受重视 但还并谈不上“大改革”

朱民:中国经济从现在的情况来说,我们觉得GDP增长很稳定,消费增长很强烈,出口很好。但是现在主要的问题在于,大家担心房地产业,我觉得这不是主要的问题,房地产业在中国经济现在的阶段调整是必然的,问题在于有没有什么新行业和产业替代房地产业,成为未来的领头行业。

  拉加德在宣告对朱民的提名时称:“朱民具备政府、国内政策制订和金融市场的丰硕教训,高明的治理和沟通技艺,以及对基金组织的深入懂得,我等待着他的支撑。”同时,拉加德也表示,在今后5年的任期内,她将推进2010年确定的份额转移方案,继续提高新兴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以反映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发生的变化。

因为房地产业太重要了,它的投资占了全国投资大概20%左右,它的投资增长占25%左右,它联动大概160几个行业的供求,对铁、铝、电气等都有需求,是很重要的龙头产业和行业。但是从全球经济状况来说,经过了高速发展以后,房地产行业发展做调整,在价格调整,企业结构调整,需求结构调整,这是不可避免的。重点在于,如果房地产增长速度放慢以后,我们需要怎样新的行业维持经济的增长,从这个意义上说,比如服务业、新能源行业、环保行业,这些新的领军行业能够往前走,即使整个房地产业波动,它的宏观影响就会相对小很多。

  7月12日同时还提名美国人戴维利普顿出任IMF第一副总裁,接替即将于今年8月31日退休的约翰利普斯基。利普顿现任美国总统特别助理、美国国家经济顾问委员会和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国际经济事务的高级官员。IMF另外两位副总裁,一是来自日本的筱原尚之,另一位是拥有美国、英国和埃及三重国籍的妮玛特莎菲克。

搜狐财经:您认为中国经济的增长前景如何?

  截至今年6月,IMF共有187个成员国。去年11月5日IMF执行董事会通过了份额改革方案,中国的份额从3.72%增加至6.39%,投票权也从3.65%增加至6.07%,超越了德国、法国和英国,位列美国和日本之后。

朱民:中国经济增长7.4%还是很稳健的,现在看消费、投资和出口还是比较稳健的,这是因为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的很平衡的政策,昨天克强总理也讲了。

  对于朱民的上任是否代表着国际金融格局改变的问题,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在接受中新网金融频道时表示:“并不会这么明显。”周世俭说道,“首先,IMF中的投票权及影响权与各国对世界总体GDP的贡献相关,而目前为止,美欧日三大经济体占主要份额;第二,各项议案并不完全由这5位正副总裁决定,其下还有24个执行董事组成的执行董事会,代表187个成员国。”

  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7月13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也持相同观点,朱民的任命有一定积极意义,但还远没有达到预演世界经济体系变动的地步“只是一次小改良而已,远谈不上大改革,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国际组织上有关规则制定权和管理权之争仍然很漫长,要有耐心。”

  朱民上任与中国金融力量的壮大相关 中国话语权将提升

  任命朱民担任副总裁是IMF新任总裁拉加德承诺计划的一部分,即要让新兴市场国家更多地参与进来。此举将标志着中国人首次在IMF高级管理层中获得了一席之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历史上首次选择来自中国的副总裁。业界认为,此举体现了国际经济治理民主化演进的进步,同时也表明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在世界经济舞台的影响力日益上升。

  选择朱民,与其杰出的个人才能有着直接关系,并且也是“遵循公开、透明、择优的原则基础上,通过民主协商作出的决定”。朱民兼具政府、市场与学界背景。“但同时,中国在世界金融领域影响力的日益上升也是IMF选择朱民为第五位副总裁的原因。”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接受中新网金融频道采访时表示。

  周世俭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一个国际性组织,朱民的上任仅代表着中国在该组织的话语权提高,新兴经济体话语权的提高。”

  《南方日报》7月22日报道,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接受采访时曾表示,IMF需要加入新兴经济体的市场份额,提升他们的国家地位和投票权。朱民上任最大的原因就是中国的实力。

  《华尔街日报》日前的一则报道也指出,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家、IMF前官员普拉萨德认为,拉加德上任后对美国人戴维o利普顿和朱民的任命,是对支持她获得总裁一职的美中两国的回报。他说,对朱民的提拔反映出中国在IMF权力结构中的地位日益重要。

  2009年达沃斯论坛,当被问及中国希望在IMF中扮演什么样的新角色时,朱民认为,很显然希望看到亚洲国家有更大的话语权和更强的实力。不过,但他也强调,即使新兴经济体的投票权重有所增加,IMF还是由美国和欧洲国家所主导,比治理结构更加重要的是让所有人都参与对话和决策进程。

  作为一个能在IMF中发挥至关重要作用的高层负责人,同时也是来自中国的新兴市场国家利益代表者,朱民如何促成IMF在人民币汇率等一系列相关问题上公正、公平地发挥作用,人们也颇为期待。

本文由澳门新永利官网发布于学术讲座,转载请注明出处:朱民将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CEO 增中夏族民共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