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与“诗人外交省长”李肇星谈诗

图片 1

与“诗人外长”李肇星谈诗,是在上海。李肇星当时任外交部长,特邀参加中国作协第六届全国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为与会作家作关于我国外交形势的报告。

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的任免决定中,关于前外交部长李肇星的免职措辞与其他三人不同:他不是“已到任职年龄界限”,而是“已过任职年龄界限”———他的前任唐家璇是在65岁离开外交部长岗位的,而李肇星,这位有着“诗人外长”美誉的外交部长,今年已经年届67岁。

 

为了采访他,我专门在机场迎候李肇星部长。我请他以中国作协会员和诗人的身份接受采访。     李肇星“拒绝”了我的采访请求。他说,聊天可以,采访就免了。李肇星的诗集《青春中国》和《李肇星诗选》的相继出版,使他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际外交界常常被人称为“诗人部长”。聊文学、聊诗歌是他的爱好。我说,你喜欢读哪些诗人的诗,喜欢哪些诗人?李肇星说,我喜欢谁呀,我喜欢老百姓,我喜欢老百姓能看懂、能感动老百姓的诗。现在的一些诗,我一半都看不懂,可能是这些作品太前卫,我太落伍。我喜欢浅显易懂的那种诗,比如诗人田间的《假如我们不去打仗》,比如我们的老部长陈毅元帅的:“月球有人类?火星有人类?地球有人类,地球最可贵!”还有李季的《王贵和李香香》,乡土气息很浓,看上去浅显直白,但如果没有很高的文化素养和对老百姓深厚的感情是根本写不出来的。

除了被称为“诗人外长”,外界对李肇星使用频率最高的另一个评价,当属“性情中人”———这位从胶南田野里走出的外交官,身上始终洋溢着山东人的豪爽和侠骨柔肠。

    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 
   
  1940年10月生,山东省人。 

李肇星还聊起了他在山东乡下上初中时就开始偷着学写诗,当时年轻好胜,觉得自己就是诗人。有一次上作文课,他大着胆子写了首诗冒充作文,没想到老师不但没批评,还给了高分。初中毕业前,他的一篇小散文还在上海一家杂志发表了。1959年,李肇星到北大读书,系主任冯至是诗人,讲大课的何其芳是诗人,从此李肇星再也不敢提诗,只埋头读英文。英文诗悄悄地读一点,但很少读从英文、法文译成中文的诗。他认为只要能读懂原文,就会觉得翻译过来的与原意不是一回事,至少味道不对了,甚至包括经典名译,如裴多菲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这样的名句。

李肇星简历

  196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 

李肇星喜欢莎士比亚,他觉得莎翁的诗思想深刻,对仗工整,韵也押得好;也喜欢朗费罗,他认为朗费罗的诗有激情,朗朗上口;还喜欢海涅,因为海涅的诗催人奋进;喜欢伊萨科夫斯基,原因在于伊萨科夫斯基的诗很抒情。

1940年10月生于山东;196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

  1964年至1967年在北京外国语学院研究生班进修; 

李肇星对诗歌有着浓厚的感情,但由于工作太忙,工作节奏太快,所以他更喜欢读短诗,超过20行的诗读得很少,看不懂的诗干脆不读。他敬佩毛泽东那些令人振奋的诗词,朱德总司令的诗也令他难忘,像鲁藜那些有哲理又通俗的诗他也说好。如数家珍的同时,他还不忘加上从小就喜欢的诗人:李白。

历任中国驻肯尼亚共和国大使馆职员、随员;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司长,外交部发言人;外交部部长助理;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外交部副部长;中国驻美国大使;外交部副部长;外交部长。

  1967年至1968年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科员; 

李肇星说,诗要能给人启迪,给人真情,引发共鸣,或者给人愉悦。他强调自己的个人阅读习惯时仍然提出,诗的篇幅应尽可能短一点。古人尚且崇尚仅四行的绝句、八行的律诗,我们更不能企望那些繁忙的现代人会有时间或耐心去读《贝奥武夫》和《伊利亚特》那样的长诗,当然专门研究和讲授诗的专家例外。李肇星希望诗歌能联系民心,发表的诗争取做到让大多数喜欢诗的老百姓特别是青年男女爱读。

出身农家爱读书

  1968年至1970年在山西离石、江西上高等地的干校和广州军区牛田洋农场劳动锻炼; 

作为一位职业外交家,李肇星要和世界各国的政要打交道,他走过许多国家,但他对祖国一往情深,常常把思念祖国和亲人的思绪写进自己的诗里,常常用诗记录下自己的足迹和对事件的感悟。翻开《李肇星诗选》,我们可以看到他的诗是那样地凝炼,没有长篇大论,没有冗长的诗句。读李肇星的诗,总让人想到他的为人:真诚而充满热情。

1940年10月,李肇星出生于山东省胶南县大珠山脚下的王家村,自幼家庭生活贫苦,但他从小就知道利用一切时间学习,外语和中文的表现尤其突出。上个世纪50年代,李肇星在《少年文艺》上发表了一篇散文《越活越年轻的爷爷》。

  1970年至1977年任中国驻肯尼亚共和国大使馆职员、随员; 

和李肇星聊天,从没感到他是一位部长,他的平等意识和机智、风趣、幽默,用“平易近人”四个字评价应该比较贴切,但终于没用。因为李肇星曾幽默地说过,我本来就是人嘛,怎么还“近人”?

诗人“意外” 搞外交

  1977年至1983年任外交部新闻司科员、副处长; 

 

高考时,李肇星没有如愿进入一心向往的中文系就读好当诗人,“意外”地被第二志愿北京大学西语系录取。尽管他师从鼎鼎大名的许国璋等教授,但多多少少还是为没能读成中文系而感到失落。在此后的外交生涯中,李肇星一直没有荒废写作,写过200多首诗,因此赢得了“诗人部长”的美誉。李肇星还是中国作协的会员。

  1983年至1985年任中国驻莱索托王国大使馆一秘; 

1964年,李肇星从北大毕业,恰逢外交部到北大西语系挑人,李肇星和其他几名同学被录取,其中包括后来成为他夫人的秦小梅。

  1985年至1990年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司长,外交部发言人; 

李肇星把外交官做到了“明星”的份上———不论在什么场合,只要他一出现,就会成为记者追访的目标。因为他讲的话既幽默又犀利,总能成为新闻“卖点”。

  1990年至1993年任外交部部长助理; 

在提到“台独”总代表李登辉时,李肇星用的定语是“那个挺坏的人”,而日本右翼政客经常去参拜的靖国神社,则被他称为“日本的大庙”。谈到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企图时,李肇星表示:“有的国家想提拔提拔自己,想当个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这个可以理解,谁不想提拔自己呢?”

  1993年至1995年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特命全权大使; 

从1970年被派驻非洲工作时算起,到2003年就任部长,李肇星整整走过了33年,工作经历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一是9年的非洲工作经历;二是11年的新闻司工作;三是总共13年的联合国全权代表、驻美大使和外交部副部长工作,后一阶段多与中美关系直接相关。在一位前中国外交官看来,李肇星的履历完整,锻炼全面,“他当部长是很自然的,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1995年至1998年任外交部副部长; 

有情有义大孝子

  1998年至2001年任中国驻美利坚合众国特命全权大使; 

在李肇星身上,存留着太多山东人朴实的秉性。

  2001年至2003年任外交部副部长; 

李肇星参加工作后,每次回到家乡胶南,都会竭尽全力向父母尽自己的孝心。1995年,辛劳一辈子的母亲去世了。当时,李肇星正在拉美访问。事后,他怀着对母亲的深情写了一篇《送娘远行》的文章,发表在《青岛日报》上。

  2003年至2007年4月任外交部部长。 

2003年12月23日,李肇星在外交部网站“中国外交论坛”与网民交流。有网友问:如果别人说你的长相不敢恭维,你怎么想?李肇星回答说:我的母亲不会同意这种看法,她是山东农村的一个普通女性,曾给八路军做过鞋。她为我的长相感到自豪。

  2008年3月任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 
   
  是十六届中共中央委员,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素有“诗人外交家”之称,出版有诗歌散文集《青春中国》。 

李肇星小的时候曾由奶娘喂养。2000年1月,李肇星从美国回来省亲,特意去胶南老家看望了奶娘。那次见面,他看到奶娘的生活并不好。他非常自责地写下一首诗《奶娘》:“……我搬进了现代商楼/你还住简陋的矮房/我用上了VCD和电脑/你没听过电话铃响/你的炕席怎么又粗又黑/电灯只有油灯的光亮?”

 

热爱家庭好男人

李肇星和夫人秦小梅是北大读书时的同班同学。一起分到外交部后,李肇星在新闻司,秦小梅在国际司。

李肇星之所以能够吸引秦小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心地特别善良。读书时,哪怕第二天就要考试了,前一天晚上他还在帮同学补习。“如果他光对我一个人好,我肯定会拒绝他。”

秦小梅表示,她这一生颇感欣慰的是成就了两个比较出色的男人,一个是丈夫李肇星,另一个是儿子。在外交部,部长与夫人一起手拉着手散步的画面曾经被传为美谈。

为了让儿子记住自己是庄稼人的后代,爱自己的故土,李肇星为他取名叫禾禾。李禾禾现在在美国一家大型计算机公司工作。在谈到和儿子之间的关系时,李肇星曾说过:“我在家中权力不大,儿子学习不错,我建议他报考我的母校北京大学,他却报考了清华大学。”

风格关键词:亲民

让民众走进外交部,实地了解中国外交,是重视“外交为民”的李肇星的一大发明。2003年9月6日,外交部首次尝试对公众开放,成为中国各大部委中首个对公众开放的单位。12月23日,李肇星通过外交部网站及新华网与公众进行在线交流。被网友问起“做外长容易,还是与网民交流容易?”李肇星回答:“两者都容易,都使我快乐。但为赢得这份快乐,要付出艰辛劳动。”

2006年10月21日,李肇星首次向公众开放了自己的办公室,前来参观的大学生惊叹:“真没想到李外长的办公室这样朴素,更没想到李外长这样平易近人!”

关于工作风格,李肇星曾诚恳地表示:“我觉得我在对外工作中努力去做到的就是忘掉个人。”并借用前辈诗句表露个人心声:“在伟大祖国面前,我永远是个孩子。”

李肇星是诗人,杨洁篪是儒帅--青年外交官眼里的新老外长

27日,几名青年外交官做客新浪,在回答网友提问时,分别谈了各自对新老两位外长的印象。

外交部翻译室英文处副处长费胜潮工作中和两位外长接触比较多,在他眼里,两位外长性格有所不同:李肇星热情、豪爽而又不失原则性;杨洁篪严谨、细致而又不失幽默感。外交部非洲司副处长周平觉得除了上述性格外,李肇星还有个特点是为人有大侠风范,杨洁篪则特别谦和,处事得体。

外交部领事司领事保护处二等秘书张洋用两个简洁的词概括对两位外长的印象:李肇星是诗人,杨洁篪是儒帅。

答记者问经典语录

    “你可以回去问问你自己国家的领导人,在历史问题上,一些欧洲国家领导人能够做到的事情,为什么他们做不到呢?”

———对日本记者如是说

“我们不需要从你们那儿买多少先进武器,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没有钱从你们那儿买那么多价格很高、我们也没什么用的武器。”

———就欧盟对华军售问题回答德国记者

“在朝鲜是否拥有核武器的问题上,我不比你知道得更多。”

———就朝鲜核问题答日本记者

“我凭什么当面对他讲话?他是谁?!”

———回答台湾记者“如果有机会当面对陈水扁讲话最想讲什么”

“我是外交部长,省级干部贪污不归我管。”

———在被记者问到对陈水扁涉及贪污问题的看法时说

 

本文由澳门新永利官网发布于政治首脑,转载请注明出处:与“诗人外交省长”李肇星谈诗

相关阅读